“小姐,小姐……”

  还沉浸在睡梦中的苏容被玉儿的声音吵醒,揉着惺忪的眼睛,满脸不悦道:“玉儿,太阳还未升起,你便唤我起床,你这明显是要讨骂么?”

  玉儿知晓她的起床气,若是平时,借她十个胆也不敢这么早就叫醒苏容的好梦,可是今日却不得不如此。玉儿贴近苏容,缓缓说道:“小姐,方才前院有人过来传话,说是……说是王爷要小姐你做早餐。若是不做,就改主意……”

  “什么?”苏容一下子被她的话惊醒。又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补充了一句:“玉儿,你确信白浅溪真是这么说的?”

  玉儿毫不迟疑地点点头。

  苏容只觉生无可恋,脑海中不免浮现出白浅溪冷冷的面容,顿觉气不打一处来。可又想到先学会查案要紧,所以愣是将胸腔中的怒火压了下去。

  穿好衣服后,苏容便匆匆奔向了厨房。

  其实,她虽不会做饭,但是拥有法术还是一件幸事。

  厨房的吴妈说:“王爷的胃向来不好,所以每日都要喝极稀的粥,容易养胃。”

  苏容似懂非懂地让玉儿赶紧将吴妈送了出去,自己则着手开始准备煮粥一事。

  对于切菜来说,苏容简直是手到擒来。素手一挥,食材们便各自动起来,不过刹那的光景,一碗热气腾腾的冰糖银耳粥便出现在玉儿的眼前。

  玉儿盯着烟熏熊猫的苏容,努力咽了下口水,手指着眼前的冰糖银耳粥说道:“小姐,你确定这能喝吗?”

  苏容皱了皱眉:“你怀疑我的水平?要不,你先尝一口?”

  玉儿赶紧摆摆手:“这是王爷喝的,我可不用动。”

  苏容和玉儿来到前厅时,白浅溪正手执一卷书在那细看,望见苏容不由得停下了手,饶有兴致地注视着她。

  苏容将冰糖银耳粥搁置在桌上,以及一碟桃花酥,几个肉包子。

  只是,粥是黑的,桃花酥碎了,肉包子陷掉出来了。

  白浅溪微微皱眉,虽然菜色看上去不是很好,或许味道还是可以。

  苏容将筷子和汤匙递到白浅溪的手中,末了,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极其温柔地候了声:“王爷,请你品尝下我的手艺。”

  却见白白浅溪轻哼一声:“叫主人。”

  苏容满是恶意地白了一眼,却终究低头敛眉,极其温顺地说了声:“主人,您请用早膳。”

  听到她如此恭敬,白浅溪才甚是满意地拿起汤匙,轻轻舀了一匙,刚递入口中,脸瞬时变得惨白,剑眉即皱。

  身旁的杨毅望见主子如此模样,不由得倒吸了口气,连忙轻声问道:“主子,您这是何意?难道王妃做的很不合口味?”

  白浅溪默不作声,夹了一小块桃花酥,轻轻咬了一口,又倒抽了口气,然后放下筷子,强忍住怒意,微笑着朝着苏容道:“你这粥花了多长时间?”

  苏容一脸谦虚,连连摆手:“不用你劳心的,没多长时间,喝口茶的功夫就好了。”

  白浅溪嘶得倒吸了口凉意,良久,扯了抹笑容说:“能做到这么好的水平,王妃果然是难得的人才,只是本王昨夜偶感风寒,胃口不佳,倒不如把这些赏给杨毅?”说完,一把将杨毅拉到座位上,直接把眼前的冰糖银耳粥推到他的面前。然后,手摇着折扇,意味深长地离去。

  “杨毅,怎么样?好不好喝?”待白浅溪离去后,苏容迫不及待地想要知晓自己的厨艺如何,赶紧开口问杨毅。

  杨毅喝了一口粥后,突然起身,满脸抱歉地直捂着小腹,急切道:“王妃,小的突然肚子疼,这就先去解决了!”说完,一溜烟没了人影。

  “哎,你这……”苏容无奈的低下了头,蓦然地看见了站着身旁的玉儿,然后笑眯眯的朝着玉儿走去:“玉儿,你可是最好了,要不你也尝尝看?”

  玉儿眼看着小姐朝她走开,急中生智,拿起手中湿的毛巾道:“我去看看杨毅,他似乎忘了带手纸!”

  啊

  苏容愣在原地,良久憋出几个字:“他不带手纸你都知道……”

  玉儿脸一红:“那个……我……我经常见到他不带……”

  “可你为啥拿毛巾呢?”

  “给他擦手。”

  ……

  苏容满脸无语地摇摇手:“你赶紧去吧!”

  话音刚落,玉儿也没了人影。

  整个大厅瞬时只剩下了苏容一个人,望着桌上冒着热气的冰糖银耳粥,她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口水,自言自语道:“既然他们没福气吃,倒不如我自己享受!”

  说完,盛了满满一勺后放入口中,下一瞬,直接一口气喷了出来。

  “玉儿,等等我,我也要去茅厕!”

  最新章节百度搜.“拐条锦鲤来破案”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