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紫幽阁>书库>武侠仙侠>魔邪之主> 第七百三十九章 我们最近几日可都在祭炼这万毒冰蝉蛊,哪里见到过什么人?

第七百三十九章 我们最近几日可都在祭炼这万毒冰蝉蛊,哪里见到过什么人?

    魔邪之主最新章节

    苍景山。

    两位弟子和黄道子一同在后山用法力祭炼着万毒冰蝉蛊。

    “大师兄,你说师父现在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呀?感觉比起以前仿若两人一般。”

    一个弟子小声道。

    “闭嘴!师父他老人家怎么样,岂是我们能够议论的?你难道想要进去陪一陪我的万毒冰蝉蛊?”黄道子横了一眼这位弟子道。

    “大师兄息怒,我只是胡言乱语罢了!”这弟子被黄道子的态度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

    “哟,没想到你这大师兄做得还挺有威严的,小辈们,本真君想要问你们一件事。”

    突然,一个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吓得他们一阵哆嗦,连忙回头大喊一声:

    “谁!?”

    唰!

    一道影子虚晃而过,只是一瞬间就来到了他们面前。

    “我乃云霄派七大洞主之一的云峰真君,前来拜会万毒老祖,不知万毒老祖现在在何处?”云峰真君看着黄道子笑道。

    “云霄派?云峰真君?”

    黄道子瞳孔猛缩,心跳嘭嘭嘭开始加快。

    “云霄派?大师兄,我记得师父前几天不是还杀了两个七大洞主吗?还挺轻松的,看来这七大洞主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一个弟子看着冷嘲热讽道。

    “这个白痴!”

    黄道子心中顿时大骂。

    “的确没什么了不起,不过嘛……”

    云峰真君笑着看着这位弟子,“杀你却绰绰有余了。”

    “你说杀我绰绰有余?我这就让你知道知道我的……”

    撕啦!

    这位弟子还没说完,就被不知多少道剑光分做一块又一块的碎尸。

    “难道万毒老祖门下弟子都是这等愚蠢之辈吗?”云峰真君看向黄道子。

    “师父几个时辰前就已经出发去白虎峰了。”

    黄道子低沉着声音道。

    “多谢了。”

    云峰真君的身影顿时消失在原地,留下一众吓傻的弟子们和一地碎尸。

    过了许久,众弟子终于回过神来。

    “大师兄,我们将师父的行踪告诉此人,要是之后让师父知道了,恐怕他老人家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告诉谁呢?你们在说什么糊涂话,我们最近几日可都在祭炼这万毒冰蝉蛊,哪里见到过什么人?”

    黄道子冷眼看了这些弟子一眼,心中暗骂蠢货。

    “对对对,我们一直都在祭炼万毒冰蝉蛊,哪里看见过什么人?”众弟子立马反应过来。

    ……

    星宿宫,日夜颠倒,星辰斗转,枯树盛开,流水逆上,一切都呈现出一副和外界相反的景象。

    一位红发男子坐于这幅逆景之中,双眼轻闭,仿佛这逆境的核心一般。

    “师师师尊,大事不好了,元婴师兄的魂灯熄灭了!”

    突然,一个惊慌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红发男子蓦地睁开双目,仿佛这逆境之中两点星光亮起。

    他身体一动,消失在逆境之中,来到外界。

    “元婴魂灯熄灭了?你确定你没有看错?”

    星宿魔尊看着这看守魂灯的弟子问道。

    “师尊,我是反复看了几次才确定的,不是衰弱,是真的熄灭了,元婴师兄已经魂飞魄散了。”

    在星宿魔尊的气势下,这弟子颤颤巍巍,身体不自主的颤抖。

    “几日前我派元婴魔君去查看万毒老祖之事,以他的实力,加上吞天碗这件渡劫法宝,除了极个别像我一样快要飞升的天仙修行者,不可能让他连元神都逃不出。

    怎么回事?难道云霄派已经收服九曲河斗和金蛟剪要对我星宿宫动手了?不应该呀,九曲河斗还没有到出世的时候。”

    星宿魔尊皱着眉头,开始掐着手指算了起来。

    “天机有些混乱,看来是云霄派那些老家伙们蒙蔽了天机,不行,我得亲自去白虎峰,裂谷,去叫上六魔,让他们随我走一趟。”

    星宿魔尊命令道。

    “是,师尊!”

    ……

    靠近白虎峰地界的一座凡人国都。

    比起苍景山脚下那几个破败的村落,这的确能够称得上国度了,嗯,大概和主世界一个城池繁荣程度差不了多少吧。

    一家客栈,月生饶有兴趣地把玩着手中的吞天碗。

    “不愧是渡过劫的法宝,比起普通法宝果然要强上不少,虽然达不到大世界世界之物的标准,但里面却有一些世界之力,大概有几十个单位左右的样子,这样看来那九曲河斗和金蛟剪果真是世界之物了。”

    通过研究,月生已经差不多猜到了,这个世界的世界之物就是那些渡过劫的强宝。

    就连万蛊噬心七重玲珑塔渡过劫之后,其中都开始生出一丝世界之力了。

    “这样一来,加上我改变世界轨迹用黑玄玉吸收而来的能量已经够回本了,抢了这九曲河斗就要赶快跑路了。”

    这次他通过收未馨予为徒,加上收服北方魔道,一共获得了五万能量,加上这吞天碗里面的几十个单位的能量加起来有十几万能量,完全弥补了他用来修炼的能量。

    “徒儿,来到这片地界,你有什么感觉吗?”

    月生看着坐在对面的未馨予,他相信既然未馨予是九曲河斗的有缘人,那么必然会对九曲河斗有所感应,就算没有,天命也会指引她去找到九曲河斗的。

    “师父,我感觉那座山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我一样,有种很难受的,很惶恐的感觉,想靠近又不想靠近。”

    未馨予平静的说出自己的感觉,让月生扯了扯嘴角。

    你这表情,哪看得出惶恐难受了?

    “很好,为师早已经算出那九曲河斗和你有缘了,此次取九曲河斗就靠你了,至于那些想要抢夺九曲河斗之人,为师自然会为你拦下的。”月生微笑道。

    “多谢师父,师父已经给过我许多法宝了,像九曲河斗这种强宝,应当和师父你有缘才是,我拿到之后自会献给师父。”未馨予道。

    “咦?你怎么知道九曲河斗是强宝?”月生有些好奇,他记得他并没有说呀。

    “师父,你忘记了,之前你传给我的山河真解法宝篇中就有九曲河斗的介绍。”未馨予面无表情回答道。

    “额……”

    月生还真没有注意到,他修炼山河真解都是囫囵吞枣看了两眼,之后就交给地渊了,传未馨予功法也是用这个世界的传功之法,一股脑将这些记忆灌进未馨予脑海中,哪会看这些。

    说实话,这种教导弟子的方式,不管是主世界还是这个世界,要是让那些门派强者们知道月生这样教导弟子,非得骂死他不可。

    也就是未馨予是天命之子,要是换做其他普通人,月生将这么一本功法全部一股脑塞给他,修炼不到两天,绝对会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