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四十章

    听说你不认识玛丽苏?[穿书]最新章节

    在《魅情霸爱:少爷们别太坏》这本小说里,维爱孤儿院是风莫和方小乔一起长大的地方,其中风莫和方小乔可以说是从小就生活在那,而时甜甜只是家住得近,时常去和孤儿院的小孩玩罢了,后来父母双亡才偶尔去那边借住。

    原主风莫最美好的回忆都在这里,因为院长非常疼爱他和方小乔,其实他在孤儿院的生活并不如何艰难,那么多年里也有一些人表示想要收养他,只是风莫放不下院长和时甜甜,始终不愿意走。

    枫无凛到了孤儿院后就径直往里走,然后在小花园里找到了双手抱膝坐在躺椅上的风莫。之前为了找到阿默患上人格障碍的原因,他专程来过这里,只是孤儿院院长已经去世,以前跟风莫生活在一起的孩子也大多离开了这里,枫无凛并没有得到什么线索。

    风莫抱膝蹲坐在长椅上,将脸埋进手臂间,整个人一动不动。这个动作他以前并不如何喜欢做,因为觉得难受,可是……这是风默习惯做的动作。既然要接管他的一切,那么习惯也必须做到百分之百地相似才行。

    枫无凛在风莫面前停住了脚步,俯下身握住对方的肩膀,低声唤他,“阿默,我来了。”

    风莫慢慢抬起头,看见枫无凛的一瞬间就流着泪扑到对方的怀里,双手圈住青年的背低低抽泣起来。枫无凛被抱住的时候全身僵硬了一瞬,下意识想把人推开,随即立刻反应过来止住了动作,双手放到风莫的背上,轻轻拍了拍,“没事了。我在。”

    风默轻飘飘地跳上躺椅,蹲坐下来,动作和刚刚风莫做的如出一辙,低头看了看相拥的两人,木木地眨了眨漆黑的眼,抬头看着半空中的月亮。他本就苍白的脸色在月光下更显得近乎透明,整个灵魂体淡得给人一种随时就会消散的错觉。漆黑的眼睛里倒映着一轮圆月,眼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情绪。

    “我以为连你也不要我了。”风莫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他紧紧依偎在枫无凛的怀里,双手紧抓着对方的外套,全身颤抖。“除了你我什么都没有了。你别走。”

    枫无凛安抚地拍了拍风莫的背,伸手将对方的手拉下来,把人推开一点让他坐回椅子上,自己则坐在一边环着他的肩膀,“没事了,阿默。我回来了。”他只是重复这一句话,帮风莫擦去脸上的泪珠,神色莫明。

    大概是最近出差太累了吧,明明男孩好好地呆在他怀里,他却总觉得心里空落落地犯疼,仿佛有什么事被自己遗忘了。

    风默看着枫无凛轻柔的动作,歪着头托着下巴,安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然后举起双手看着指尖上的紫绀,每次有负面情绪的时候他就习惯这样看手,然后告诉自己时间或许不多了要好好珍惜,说服了自己就能振作起来,这是他前世形成的习惯。

    风莫的情绪好不容易被枫无凛安抚好,平静下来,抱着对方的手臂不放,神色间都是依赖,枫无凛只好让他抱着,带着少年准备起身往门外走。

    风默还蹲在椅子上没动,看着两个人站着的背影,手指蜷曲了下,似乎有些犹豫不决,顿了顿才声音沙哑地开口:“枫……无凛。”

    他的语调依旧不是很准确,声音也因为带着软糯的鼻音而显得有些含糊,漆黑的眼睛里却满是认真。

    他专注地看着青年毫无所觉地走远,跳下椅子双手□□兜里安静地跟上,时不时飘过去踩枫无凛的影子,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

    到枫宅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枫无凛之前打电话给枫氏旗下饭店让人送的晚餐已经到了,吩咐佣人把饭菜摆好,带着风莫去饭厅用餐。

    枫无凛的脸色一直很阴沉,风莫笑着问了几次问题他也只是语气温和地回答,安抚对方别多想,又给风莫夹了一筷子青椒和苦瓜。

    风莫看着盘子里的苦瓜脸皱了起来,把青椒吃了下去后也没动那些苦瓜,他非常挑食,这种带苦味的蔬菜是从来不吃的。

    枫无凛似乎没什么胃口,只喝了碗汤就不再进食,见风莫一直往碗里夹肉,面前的蔬菜基本没怎么动,薄唇微抿,眼神有些暗沉,“阿默,怎么不吃苦瓜了?不是说不挑食吗?”

    他的话一出,风莫往嘴里塞肉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放下筷子对枫无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唔……失忆的时候味觉好像有点失灵,所以那时候吃不太出味道来,其实我不喜欢吃带苦味的,比较喜欢吃肉类。”他脸上的笑容看起来非常纯真,给人一种很阳光的感觉。

    枫无凛沉吟了下,点了点头,幽深的眸子盯紧少年,淡淡开口:“知道了。没事,你喜欢就行。”

    风莫给了他一个甜蜜的笑脸,又低头吃了起来。枫无凛只是安静地看着少年。

    风默蹲坐在另一边的椅子里,有些担忧地看着枫无凛,青年就喝了一碗汤,什么也没吃,中午赶飞机也没吃什么,风默有些担心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以往吃饭枫无凛的食欲还是挺好的。

    风默跳下椅子在枫无凛背后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次,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能提醒对方好好吃饭或者去吃胃药的办法。他看着青年深蓝的眼睛和脸上不自觉流露出来的疲倦,抿紧唇,最终垂下头轻轻叹了口气,重新跳回椅子里,愣愣地发呆。

    吃完饭,枫无凛带着风莫上了楼,让他去洗澡,风莫抱着衣服有些游移不定地看着对方,脸涨得通红,见枫无凛疑惑地看过来,终于仿佛鼓起了所有勇气似的开口道:“凛,你不……和我一起洗吗?我怕摔倒。”风莫说完就低下头,似乎非常害羞。

    枫无凛怔了怔,低头看着风莫的发旋,良久,才低声回答:“这次从分公司回来是突然下的决定,那边的事情还没处理完,晚上估计得熬夜处理,明晚再陪你好吗?”

    风莫抬头调皮地笑了笑,乖乖点头,“好。那我去洗澡了。”

    枫无凛目送着少年走进浴室关上门,才转身沉着脸往门外走,却在路过床边的时候看到风莫的书包被随意地扔在床上,有几支笔还掉了出来。

    枫无凛盯着书包露出的一抹蓝色,突然想起他第一次送给阿默的那本画册,鬼使神差般地走过去将书包拎在手里,才带着出了门,去了书房。

    风默一直跟着枫无凛走来走去,看他给风莫找睡衣,放热水,又将少年哄着自己去洗澡,始终木着脸安安静静地跟着。他变成鬼之后走路总是喜欢连走带飘,走几步再飘一段路,非常轻松,只是今晚却下意识不想飘着了,乖乖地跟着枫无凛一步一步地走。

    枫无凛拎起书包的时候风默还没什么感觉,本来书包放在床上就不太适合,他也没多想,可是等到了书房,枫无凛打开书包在拿出那本画册后,紧接着又拿了一本蓝色的笔记本出来时,风默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看着那本枫无凛手里那本带锁的笔记本,第一次焦急地团团转,下意识伸手想把笔记本抢过来,手却直接穿了过去,什么都没碰到。

    风默抿紧唇看着那本笔记本的锁被枫无凛轻而易举地打开,然后看着对方瞳孔紧缩脸色僵硬的样子,终于跳上沙发蹲坐下来,将自己的脸埋进了手臂间。

    这世间总有一些事是人们苦苦挣扎哀求期望却始终无法圆满的存在,哪怕付出了所有的努力,哪怕耗尽了一切等待的时间和希望,无法达到的就是无法达到,不属于你的就是不属于你。

    风默曾经花了十年的时间去寻找他唯一在乎的亲人,什么办法都用过了,叛逆也好听话也好,不管是堕落还是优秀,他母亲都没正眼看过他,直到她在风默面前死去,说的最后几句话依然是对他的恨意。那时候风默就知道,这世间不是所有人所有事都能求而得之。

    他来到这个世界,认识了枫无凛,是他最开心的事。原本只要他牢牢地掌握住那个身体的控制权,他就能永远当枫无凛唯一的朋友,他们可以一直相伴,他也可以好好活下去。可是那样的事,风默办不到。他比谁都清楚死亡带来的绝望有多恐怖,活着确实很幸运,可是倘若他的幸福是建立在原主的痛苦之上,那他宁可不要。

    他珍惜生命,珍惜得之不易的友情,他确实偏执,人格障碍让他所思所想经常性地偏离正常人的轨迹,可该做的不该做的,他很清楚。他不会为了这些,就去伤害另外一个无辜的人。于是他变成了鬼。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他和枫无凛的距离已经是最近了,他们关心着彼此,他可以时时刻刻跟着他。

    可是距离从来都不止七米。

    风默抬起头,看着已经看完笔记双目赤红神情狰狞的枫无凛,对方攥紧的拳头上手背青筋暴起,猛然砸向桌面的一拳直接将放在上面的水杯砸碎,碎片扎进手里瞬间流出了殷红的血,他却恍若未觉。风默看着枫无凛困兽一般疯狂又绝望的眼神,跳下沙发走到对方旁边,习惯性想去摸对方的眼睛,却什么都没碰到。

    “枫……无凛。对不……起……你别……难过。”风默一字一句认真地说着,嘴里明明劝着对方不要难过,男孩漆黑的眼睛里却慢慢流下泪来。“你……别难过,枫无凛。”

    低低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响起,该听的人却听不见。

    他们相隔的距离,从来就不止七米。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