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西游记》不一样的人生感悟

来源:爱情书网 时间:2020-05-21 23:37:33 责编: 人气:

  梦回坎坷艰难的西行,在神魔仙境中畅游,与孙大圣一起龙宫寻宝,大闹天宫,修改生死簿;与唐僧一起去取经西方,看途中风土人情;还有好吃懒做的猪八戒与辛劳的沙僧!偷吃人参果,三打白骨精,莲花洞降妖,收服红孩儿,女儿国奇遇……世界上最经典的神话传奇故事,你不得不看。

  《西游记》花费了我75可以讲,它颠覆了我多年来对《西游记》的印象。小时候,了解《西游记》主要有三个途径:动画影片、连环画以及语文课本,诸如《大闹天宫》、《三打白骨精》、《计盗紫金铃》、《真假美猴王》等一串儿故事组成了童年西游记。

  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西游记》、吴承恩,只知道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斗魔降怪,只知道唐僧爱念紧箍咒儿;最崇拜无所不能的孙悟空与他的七十二般变化。孙悟空的英雄形象深深印刻在童年记忆里。

  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唐僧、牛魔王、哪叱三太子等一个个鲜活鲜活的形象让童年时光不再寂寞,多了些生趣与色彩。 今天,真正完整地读了一遍《西游记》,却发现呈现在面前的已不再是絮絮叨叨的唐僧、勇往直前的孙悟空、贪小好色的猪八戒、憨厚朴实的沙和尚,以及他们降伏妖魔,西天取经的故事,而是吴承恩老先生的人生。首先,说吴老先生是文学大师是不为过的。

  《西游记》为读者所创造的一个个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一个个引人入胜的取经故事已无需赘述它们的精彩。吴老先生在小说中展现的文学天赋已足以让我们惊叹。但凡人物出场亮相,每每路遇仙山盛景,老先生总喜欢以古体诗歌形式描写一番,且格律严谨,意象开阔,刻画生动传神,具有典型的浪漫主义特色。

  下面是唐僧在天竺国欣赏条屏上题写的关于春夏秋冬诗作,以及唐僧和诗的内容,吴老古体诗歌水平由此可窥一斑。

  原文这样表述的: 屏上画着春夏秋冬四景,皆有题咏,皆是翰林名士之诗:《春景诗》曰:“周天一气转洪钧,大地熙熙万象新。桃李争妍花烂熳,燕来画栋迭香尘。”

  《夏景诗》曰:“熏风拂拂思迟迟,宫院榴葵映日辉。玉笛音调惊午梦,芰荷香散到庭帏。”

  《秋景诗》曰:“金井梧桐一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燕知社日辞巢去,雁折芦花过别乡。”

  《冬景诗》曰:“天雨飞云暗淡寒,朔风吹雪积千山。深宫自有红炉暖,报道梅开玉满栏。” 长老欣然不辞,举笔而和。下面是唐僧的和诗。

  《春景诗》曰:“日暖冰消大地钧,御园花卉又更新。和风膏雨民沾泽,海晏河清绝俗尘。” 和

  《夏景诗》曰:“斗指南方白昼迟,槐云榴火斗光辉。黄鹂紫燕啼宫柳,巧转双声入绛帏。”

  《秋景诗》曰:“香飘橘绿与橙黄,松柏青青喜降霜。篱菊半开攒锦绣,笙歌韵彻水云乡。”

  《冬景诗》曰:“瑞雪初晴气寒,奇峰巧石玉团山。炉烧兽炭煨酥酪,袖手高歌倚翠栏。” 其次,吴承恩老先生写《西游记》来宣扬佛教文化应是主要目的之一。

  《西游记》中吴老先生曾借孙悟空之言谈到了三教合一″的主张,但丝毫不影响他对佛教影响社会的肯定。唐僧一众四人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西天取经,意在以佛教拯救南赡部洲大唐黎民,整饬社会秩序,教化政风民俗。

  正如如来佛祖所言:“你那东土乃南赡部洲,只因天高地厚,物广人稠,多贪多杀,多淫多诳,多欺多诈;不遵佛教,不向善缘,不敬三光,不重五谷;不忠不孝,不义不仁,瞒心昧己,大斗小秤,害命杀牲。造下无边之孽,罪盈恶满,致有地狱之灾,所以永堕幽冥,受那许多碓捣磨舂之苦,变化畜类。有那许多披毛顶角之形,将身还债,将肉饲人。

  其永堕阿鼻,不得超升者,皆此之故也。虽有孔氏在彼立下仁义礼智之教,帝王相继,治有徒流绞斩之刑,其如愚昧不明,放纵无忌之辈何耶!我今有经三藏,可以超脱苦恼,解释灾愆。三藏:有法一藏,谈天;有论一藏,说地;有经一藏,度鬼。共计三十五部,该一万五千一百四十四卷。

  真是修真之径,正善之门,凡天下四大部洲之天文、地理、人物、鸟兽、花木、器用、人事,无般不载。汝等远来,待要全付与汝取去,但那方之人,愚蠢村强,毁谤真言,不识我沙门之奥旨。” 通过如来佛祖的话我们可明确感受到吴老先生在正面认可佛教教化作用。 最后,吴承恩老先生构思西天取经故事,表达了他对所处社会政治腐败的愤懑之情。

  他将各种官场腐败与社会恶象设计成涉及三界的各种妖邪鬼怪故事,甚至包括阿傩,迦叶向唐僧索要人事的情节。在无力改变社会现实的情况下,他把自已的政治理想化为孙行者这个正义之身,借孙行者之手荡除一切邪恶,还政治以清明,返社会以本真。吴老欲以佛教文化的普及来从根本上教化众生,拯救社会,构建理想中的文明社会。

  《西游记》是中国四大名著之一,本人浅见拙识不敢作评,仅将一点感受写出来,算是阅读之后的一点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