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也會有其他武漢人回復‘情書’”

来源:爱情书网 时间:2020-03-20 15:10:45 责编: 人气:

  “武漢人民不善於表達。但有人說出對武漢的愛,武漢人民也要直接地回應,表達真誠的謝意。”

  “當歲月靜好時,大家感受不到自己擁有的幸福。但災難來臨的時候,挺在我們背后的是偉大的祖國和中國共產黨,是千千萬萬優秀中華兒女舍生忘死的拼搏和奮斗。”

  “庚子之春,有君來過。舍生忘死,救人不輟。仁手妙心,斗過閻羅。護國安民,大疫將破。梅去櫻來,春風守諾。君將歸去,唯心不挪。祝君安好,千帆盡過。此去經年,書信可托。”

  近日,支援湖北的醫療隊開始有序撤離,曾回復重慶市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王越《一封寫給武漢的“情書”》(本報3月14日至17日曾作連續報道)的中南民族大學教師熊岳煒,寫下這樣一首詩,送別所有醫療隊員。

  “如果不是我,也一定會有其他武漢人,回復王越醫生寫給武漢的‘情書’。”3月18日,熊岳煒在接受重慶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己很幸運,成了第一個回復這封“情書”的人。

  出生於1983年的熊岳煒高大、俊朗,一家四代都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父母均在中南民族大學工作。“我出生於武昌區,那是發生過武昌起義、有革命傳統的地方。”在熊岳煒的記憶裡,他最愛炎熱的夏天,鋪著涼席在露天睡覺,或者和父親去江邊游泳、釣魚。武漢,是生他養他,也是他熱愛的家鄉。

  本碩7年,熊岳煒在中南民族大學攻讀經濟學。武漢大學的櫻花、華中師大的桂子山、華中科大的喻家湖,這些美麗的大學校園,是熊岳煒成長中美好的記憶﹔夏天的小龍蝦、精武街的鴨脖子、熱鬧熙攘的武漢街頭,是熊岳煒最愛的家鄉人間煙火氣。

  在熊岳煒看來,武漢這些年變化很大,城市整潔大氣,街道越發寬闊漂亮,隨著高鐵等的發展,出行也越發便利。如今熊岳煒居住的洪山區龍城路一帶,在10年前還是一片沼澤,現在這裡成了交通、醫療、教育都非常方便的生活小區。“平時上下班的時候,街上非常熱鬧。”望著現在冷清的街頭,熊岳煒有些傷感。

  除夕那天晚上,熊岳煒在電視上看到陸軍軍醫大學(駐地在重慶)醫療隊馳援武漢。“我和家人去重慶旅游過兩次。”熊岳煒告訴記者,自己去過朝天門、解放碑、洪崖洞等地。

  熊岳煒最喜歡重慶人說話的“爽利勁兒”,也喜歡重慶的各種美食,“兩座城市市民的性格、處事方式都很像,風風火火,麻利爽快。”

  讓熊岳煒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第二次去重慶時,左腮發炎,腫得很高。“當時咨詢了一位醫生朋友,對方說情況比較嚴重,治療可能比較復雜。”熊岳煒回憶,后來自己去了陸軍軍醫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西南醫院),醫生很自信,說打一針就好,結果第二天果真就好了。

  正因為此,熊岳煒對重慶的印象也非常好。3月13日晚,他含淚寫下那封回復的信件《武漢有難君來援 白衣執甲血濃於水》,經本報在全國首發后,引發熱烈反響。

  “好多同事、朋友都告訴我,說我寫的就是他們想說的話。”熊岳煒說,還有網友把自己回信中的話直接復制下來,在媒體報道的留言區再說一遍,表示這也是他們的心裡話。

  “善意一定要被善待。”熊岳煒激動地表示,當自己看到王越那封寫給武漢的“情書”時,也深深地體會到“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的手足之情,就覺得武漢市民一定要有回應,“武漢人民不善於表達。但有人說出對武漢的愛,武漢人民也要直接地回應,表達真誠的謝意。”

  “當歲月靜好時,大家感受不到自己擁有的幸福。但災難來臨的時候,挺在我們背后的是偉大的祖國和中國共產黨,是千千萬萬優秀中華兒女舍生忘死的拼搏和奮斗。”熊岳煒認為,這次抗疫是史無前例的考驗,背后是數不清說不完的戰“疫”故事。

  熊岳煒在學校經濟學院任輔導員,也教授《形勢與政策》《大學生職業生涯規劃》等課程。他在讀大三時,就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我爸爸就是一名老黨員。”熊岳煒說,記憶裡,在學校綜合辦公室上班的爸爸經常加班,“爸爸有心臟病,但還是忘我地工作。”

  “全國上下萬眾一心,攜手共進,共克難艱。”熊岳煒眼含熱淚地說,這次武漢有難,但有全國各地的支援,一定會挺過去的。

  在武漢封城的近兩個月時間裡,盡管不便出門,熊岳煒也積極參與小區的志願活動,幫助進行各種聯絡或社區消毒等活動。

  在熊岳煒的學生眼裡,80后的熊岳煒講課接地氣,還格外關注脫貧攻堅等工作。

  “熊老師曾經在恩施挂過職,在基層工作。”熊岳煒的學生龍燊畢業后也在恩施工作。龍燊說,熊老師也常到鄉村、基層去,送技術、送知識,帶學生進行“三下鄉”活動,還獲評“湖北省三下鄉先進工作者”。

  “為什麼我的眼裡總是含著淚水,那是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得深沉。”兩封“情書”在全國刷爆網絡后,有網友如此留言回復。

  熊岳煒認為,也許,正是兩封信中所蘊含的悲壯,以及與親人相逢、曙光終將到來的情緒的交集,戳中了所有人心中最柔軟的地方和淚點。重報集團武漢報道組記者 李星婷

  我們在ICU裡“話療”科裡收的都是重症患者,性命垂危,遠離家人,很容易產生焦慮恐懼孤獨的情緒,甚至開始自暴自棄,拒絕進食和治療。…【詳細】

  住在上鋪的兄弟,我們相約戰疫勝利再見面作為2003級入校的臨床醫學本科生,我們為什麼選擇學醫,或多或少都受到了2003年非典期間英勇的白衣前輩的影響。…【詳細】

  馳援武漢,是時代賦予我們的使命!看著武漢人民在小區陽台、窗戶歡送,特警開道,大家依依惜別,互道珍重的場面,我的眼淚再一次不爭氣地流下來。…【詳細】